张艺兴创历史,他演了正午第一部大烂剧

发布日期:2022-09-25 21:41    点击次数:60

张艺兴创历史,他演了正午第一部大烂剧

正午阳光一有新剧,我就知道他们的渣男宇宙又能新添几员大将了。

毕竟从《欢乐颂》开始,他们就孜孜不倦地向观众输送一批又一批的渣男。

从古代封建大家长到新时代青年,从年轻小白领到退休老大爷。

想骂什么样的渣男,都给你准备着。

种类齐全,包君满意。

此招屡试不爽,总能使得话题与播放量齐飞,热搜共收视率一色。

观众骂得酣畅淋漓,正午阳光赚得盆满钵满,皆大欢喜。

哪怕是又烂又爹的《相逢时节》,数据上也能看得过去。

没错,正午阳光终于开始拍烂剧了。

这回正午阳光一口气推出了四款渣男。

巨婴男郝青林,凤凰男张立新,精英男宁恕,白莲花简宏成。

其中,最没水平的巨婴渣男郝青林,也就是袁泉的剧中老公。

一个集吃软饭、找小三、贪污罪于一身的纯种渣渣。

渣得毫无意外,毫无余地,毫无惊喜。

刚出场就鬼鬼祟祟看手机,生怕观众猜不到他会出轨。

甚至去宾馆见小情人,都能被上中学的亲儿子抓包。

不过巨婴就是巨婴,脸皮厚,心也大。

就算这次出轨是梅开二度,就算家庭经济大头都是女方挣得。

郝青林也能理直气壮地要五十万,还要求马上给。

要完钱就要房子,还摆出一副“我已主动让步,你不要不识好歹”的嘴脸。

临走前还得阴阳怪气一番:你哭都没哭,不也是很想离婚,还摆着一张冷脸给谁看?

最后不忘提醒对方带房产证,不要儿子只要钱。

然而渣男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你以为他只是出轨养小三,其实他还会违法犯罪坑你钱,连累你孩子不能考公务员。

贪污被抓,他不觉得对不起老婆孩子,反倒在被揭发养小三时失控破防。

先是做低伏小跟公职人员说好话,生怕连累自己的小情人。

再对着袁泉破口大骂:你个坏女人,还嫌我不够惨吗!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你害的!

总之,千错万错,都不是本宝宝的错。

顶着中年人的沧桑脸,干着年轻人的幼稚事。

身体力行地向我们证明,渣男至死是渣男,不要幻想他有浪子回头的那一天。

但是话说回来,郝青林渣得彻彻底底,毫无讨论的余地,这反倒没了意思。

还不如胖乎乎圆墩墩的凤凰男张立新,至少还带点儿喜剧感。

每天除了想法设法坑家里人钱,就是跟老婆斗法。

可惜坑钱坑不成功,跟老婆吵架也吵不赢。

比起渣男,更像个吉祥物。

精英男宁恕则是我一定会绕道而行的那种人。

有事恋爱,无事单身,感情状况按需变化,女朋友就是个工具人。

脾气上来了,怒骂三连:

你个猪脑子!你懂个屁啊!你是不是蠢!

然后撒娇抵赖, 果梨下次再犯。

最后聊聊简宏成这朵白莲花,本剧的男主角。

疯女人陈昕儿是他的前妻,曾为了他偷标书,助他白手起家。

自己却受不了内心的道德谴责,只好离开职场,并失去了工作能力。

浑浑噩噩了许多年,到头来成了简宏成口中的疯女人。

敌人简敏敏是他的大姐,学生时代品学兼优,但为了家里的工厂,被迫放弃学业,嫁给凤凰男张立新。

好不容易把工厂做大做强,父亲却要把九成的股份留给弟弟简宏成。

简敏敏不同意,夺回工厂,被简宏成骂白眼狼。

老情人宁宥,也就是袁泉,妈宝男郝青林的大冤种老婆。

由于父辈纠葛,不得已提出分手,被简宏成埋怨至今。

无论对象是谁,错都是别人的,他则是有苦衷、被迫的、不得已……

总能摘得干干净净。

和巨婴男郝青林的逻辑不谋而合。

区别在于郝青林坏得简单粗暴,简宏成的渣却还需要仔细咂摸。

这或许就是低级渣男和高级渣男的区别。

低级渣男,把坏字写在脸上,一出场就散发着女性公敌的气息。

这类渣男的源头可追溯至《欢乐颂》的白主管。

大半夜给女同事发暧昧短信,连对方地址都不知道还要顺路接送。

对着邱莹莹浓情蜜语,又试图勾搭富家女曲筱绡。

分手后以职务之便,屡屡刁难邱莹莹。

惹人烦的事儿,基本做了个遍。

所以这类渣男,街道媒体聚焦只能是炮灰命。

邱莹莹被逼无奈,当众揭发白主管贪污公司财物,白主管声名狼藉,就此下线。

宁宥告别郝青林,迎来事业成功、无需吃她软饭的老情人简宏成。

他们存在的意义仅仅是推动女主的成长线,给下一个更好的男人当跳板。

只有高级渣男,才有可能成为正午剧的男主角。

高级渣男,可以做错事,但一定是被迫的。

比如简宏成对待前妻如敌人般冰冷,这有什么错呢?

简宏成肯娶她,给她一个名分,已经够好了,前妻竟然还敢奢求他的爱。

这分明是不识好歹,阻碍男主角中年追爱的绊脚石,都应该被狠狠踹掉。

高级渣男,就算做错事,也有一个无法反驳的理由。

比如《知否》的盛老爷盛纮,身为一家之主,却对后院争斗不管不问。

哪怕知道了卫小娘被人害死,也坐视不理。

甚至大娘子给老太太下毒,也要包庇大娘子。

问就是“为了保全家族颜面”。

高级渣男的身前,一定有个明目张胆的坏女人。

譬如盛纮有个林小娘林噙霜,恃宠而娇,作威作福,是盛明兰的头号复仇对象。

再譬如《都挺好》的渣男苏大强,窝囊了大半辈子,遇事只会缩墙角。

但没关系,他的老婆赵美兰才是那个不折不扣的坏人。

至于苏大强,在女儿苏明玉的豪宅里逛一圈,就能一夜转性,变成体贴儿女的好父亲。

这就是正午高级渣男的另一条规律:

前期再作妖,后期也能改邪归正。

《都挺好》苏家三个男人,苏大强窝囊,苏明哲糊涂,苏明成废物。

窝囊爹遇事只会逃避,老婆去世后开始解放天性,要去美国,要喝手磨咖啡,要跟小保姆开展黄昏恋,整一个老作精。

糊涂大哥好面子,没金刚钻也非要揽瓷器活,口头禅第一“我是苏家长子”,第二“都是一家人嘛,不至于”。

废物二哥是精神上没断奶的妈宝男,重男轻女的既得利益者,本事不大脾气不小,甚至把亲妹妹苏明玉打到重伤住院。

前期再作妖也没关系,反正结局都能有个甭管合不合理的成长线,齐心协力拥抱大团圆结局。

总之,高级渣男会成长,低级渣男上天堂。

《欢乐颂》已经播出六年了。

六年里,正午渣男宇宙不断壮大,基本每部热播剧都有至少一个渣男的影子。

多者如《都挺好》、《相逢时节》,三四个渣男齐登场,生怕观众看剧时不够生气。

看多了,也能察觉一些正午的套路。

妈宝男,可以说是渣男潜力股。

丧偶的大爷,就是老渣爹预备役。

出轨、脚踏两条船就不用说了,渣男必修课。

所有人还共享一套逻辑:我的错不是我的错,而是你的错;我的事不只是我的事,还是你的事。

从最初的低阶渣男白主管,进化为今天的天山雪莲简宏成。

正午制造渣男的技艺也日渐精湛,爹味也逐渐暴露无遗。

《都挺好》尚且会安排一个苏明玉当主角,正视重男轻女这类家庭问题。

《相逢时节》直接把既得利益者简宏成设为主角,而为了家庭牺牲学业和婚姻的大姐简敏敏,则成了一个反衬弟弟光芒的存在。

结果简宏成不但在家里被坏姐姐欺负,婚姻上还被疯女人纠缠,成了一个清白的受害者。

回到开头,正午阳光终于开始拍烂剧了。

哪怕炮制出四个渣男,哪怕撒了一堆狗血,哪怕把中年危机、原生家庭等一堆热搜话题大乱炖,也掩饰不了这部剧的糟糕,以及2倍速播放都无法忍受的无聊。

无需扯到叙事技巧、人物逻辑等层面的问题,单单是溢出屏幕的爹味,就能熏晕观众。

如果说《欢乐颂》时期,正午还懂得遮遮盖盖自己的爹味,避免冒犯观众。

那《相逢时节》,就是正午的爹味宣言。

看这部剧,就像在接受一个中年男人的俯视,完了他还会说:

我是你爹,你敢打我?



 




Powered by 山东守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