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奉5名战犯的吴啊萍受审画面曝光:真相公布,和所有人想的都不一样

发布日期:2022-08-24 00:15    点击次数:77

图片

供奉侵华日军战犯牌位的事,查清楚了。

昨天,南京市委市政府调查组,发布了整件事情的通报。

但结果和所有人想的都不一样。

背后牵扯到的人和事,也远远比想象的复杂。

图片

首先就是那个吴啊萍被抓住了。

和网传的不一样,吴啊萍不是一个化名,她本名就叫这个。

图片

供奉5个侵华日军战犯和美国传教士魏特琳,也不是受谁指使,而是她个人行为:

此前信息是吴啊萍供奉了4个战犯,实际是5个,除了“松井石根、谷寿夫、野田毅、田中军吉”外,还有战犯向井敏明。

魏特琳则在南京大屠杀中保护了不少女性,后因战争刺激,在家中自杀。

图片

官方通报称,吴啊萍出生于1990年,原籍福建。

2000年,也就是10岁那年,迁至南京随父母生活,然后在南京长大。

2009年她到北京某医学院就读,2013年进入南京某医院,一直到2019年都在从事护理工作。

图片

供奉侵华日军战犯就发生在这段时间。

原因是吴啊萍到南京后了解到侵华日军战犯的暴行,知道了松井石根等5名战犯的罪行。

结果产生了心理阴影,“长期被噩梦缠绕”。

就医记录也显示,2017年3月以来,吴啊萍常常失眠、焦虑,还服用镇定药物。

于是在接触佛教后,她产生了通过供奉5名侵华日军战犯“解冤释结”、“脱离苦难”的想法。

与此同时,吴啊萍还了解到美国传教士魏特琳女士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女性的善举。

便也想通过供奉帮其解脱。

图片

到了2017年12月18日,吴啊萍开始付诸行动,到玄奘寺供奉牌位。

彼时,当值僧人灵松和尚还询问这些人是她亲属还是朋友。

结果吴啊萍谎称是其朋友。

图片

多说一句,这个灵松,初中没读完就辍学了,身上还背着人命案。

所以,一切都顺利起来了。

文盲灵松,不识国仇家恨,按照每个牌位每年100元标准,收取了吴啊萍5年费用,共计3000元。

供奉时间为2018年-2022年。

中间,2021年12月,因为地藏殿修缮,这些牌位被短暂撤下,然后又被摆回原处。

不知道吴啊萍去现场没有。

反正,做完这一切后,可能还是觉得“业力难消”,2019年9月吴啊萍从医院辞职,去了五台山某寺庙当居士。

一直到最近事发被刑拘。

图片

接受审讯时,吴啊萍忏悔说:

“特别想跟所有被我伤害到的人道歉,就是特别特别想跟所有人忏悔,就是真的是不知道做什么能够弥补,觉得我也愿意接受法律给我的任何制裁。”

图片

看着通报的前因后果,和吴啊萍的忏悔,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受。

我是觉得离谱。

被日军当年的残酷暴行吓到,然后想出一个供奉的方法去开解,现在又跟大家忏悔。

南京被屠杀的三十万同胞能原谅吗?

图片

而且这个吴啊萍可是一个学医的大学生啊。

竟然做出这种背弃民族,背弃科学,毫无底线的事情!

图片

但有一说一,就现在来看,吴啊萍的交待应该还是可信的。

祛斑最好的方法 sans-serif;font-size: 17px;font-style: normal;font-variant-ligatures: normal;font-variant-caps: normal;font-weight: 400;letter-spacing: normal;orphans: 2;text-align: justify;text-indent: 0px;text-transform: none;white-space: normal;widows: 2;word-spacing: 0px;-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text-decoration-style: initial;text-decoration-color: initial;line-height: 1.75em;">还记得之前我们写这件事的时候,就提到一部分人的想法是:

佛教说众生平等,好人恶人都能度。

这里还有个细节,吴啊萍立牌的日期是2017年的12月18日。

那天,是星期一,也正好是农历十一月初一。

对学佛的人来说,初一、十五去上香这是约定成俗的规矩。

图片

所以,对吴啊萍这种深度学佛者、医学又暂时治不好她的人,是完全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简单来说就是在自身经历和环境的作用下,她曲解了宗教的含义,走火入魔了。

我们在现实中也会遇到过不少这样的人。

举个经典的例子,很多人去菜市场买海鱼来放生到淡水河里。

听起来觉得像个笑话,但走向极端的人就是信奉这个。

在湘江河堤,就曾有大批市民抬着一箱箱鱼、龟走上船放生,当天就放生了上万条鱼。

图片

还有2016年青岛植物园,有人放生了几千只麻雀,植物园其他物种深受其害。

四川都江堰市玉堂镇水泉村,几位“放生爱好者”提着数百条蛇放生。

而这些蛇都是虎斑颈槽蛇、红点锦蛇等毒蛇。

成群的蛇出现在村里,村民家都不敢回。

图片

我们说人心向善是好事。

但是,你非要善良到这个世界停止运转,阻碍大自然的生存规律,那就是糊涂。

图片

不过,再次强调,我们分析吴啊萍口供的真实性,不是为了给她洗白,更不觉得她可怜。

存在并非合理。

这已经无关信仰,而是关乎民族大义,人类的良知。

松井石根等人的肉体早已在正义的审判中化为灰烬,个别想给他们“招魂”的人,面临的必将是千夫所指。

即便就是按佛学讲义,也说“金刚努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街道媒体聚焦 51);font-family: mp-quote,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font-size: 17px;font-style: normal;font-variant-ligatures: normal;font-variant-caps: normal;font-weight: 400;letter-spacing: normal;orphans: 2;text-align: justify;text-indent: 0px;text-transform: none;white-space: normal;widows: 2;word-spacing: 0px;-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text-decoration-style: initial;text-decoration-color: initial;line-height: 1.75em;">还讲究报四恩:国土恩,父母恩,众生恩,三宝恩。

这国土之恩,吴啊萍报了吗?

如果地狱都能被度化,那恶魔往哪放?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啊。

所以,日本始终没有为当年的兽行道歉,我们必须永生不忘这段血海深仇。

也绝不原谅吴啊萍的这种行为,不管她今天如何忏悔!

而且吴啊萍现在是调查清楚了,但是到底还有多少这种走火入魔的信奉出现?

上面提到的放生大会,再不治理,生态都被破坏了。

还有许多名流,因为信奉,常常在公开场合说一些颠三倒四的话。

甚至前一段的安倍被刺,许多大V,记者竟然都在打着众生平等的旗号“反思”。

一个篡改侵华历史,参拜靖国神社的人,怎值得唱赞歌。

图片

另外,再说说事件中的另一方,玄奘寺。

目前它也被处罚了,相关人士一律免职等候处理。

当然,仅仅是免职,肯定难消众怒。

所以,有人去寺庙里丢鸡蛋。

图片

也有人去门前撒尿。

图片

这个行为,虽然痛快,但是不鼓励啊……

弄不好还会违反治安管理。

可是它真的也不冤。

根据官方通报,2022年2月26日,一名女信众到玄奘寺地藏殿寻找自己供奉的牌位时,就已经发现了侵华日军战犯牌位。

当时还拍下了照片。

图片

然后,僧人庆玄撤下了5名侵华日军战犯牌位,并于当晚将此事告知住持传真。

结果,这个主持传真不但要求严禁外传,此后也没向主管部门报告。

为什么传真没有报告,凤凰网的一篇报道,可以算作一部分答案——这个主持太忙了。

图片

传真法号正宏,俗名李义将,号称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位上大学的僧人”。

他不仅是玄奘寺的主持,还是南京栖霞寺监院兼知客、溧水无想寺监院。

除了“和尚”的身份外,传真又是多家公司的大股东和法人。

图片

甚至是多部电影的编剧和制片人,南京官场的“名流”人物。

当年“和尚考公务员”的新闻,说的就是他。

报名参选的是南京市宗教局副局长一职。

据说这也是首位参选国家行政机关公务员的出家人。

图片

在之后的十几年里,他先后出任了南京市政协委员、江苏省佛教协会理事、南京市青联常委、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

南京市的许多官员包括一些落马高官,都曾和他来往密切。

图片

不得不说,传真这个官当得还是很明白的,不仅向上攀附,有一个美容院开业,人家还亲自去关怀了。

说自己快60岁了,但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原因就是办了美容卡。

图片

此外,玄奘寺还曾陷借贷诉讼纠纷,被游客投诉卖字画骗钱。

图片

不仅如此,最近媒体还曝出:玄奘寺曾虚报3000万维修费。

实际修缮山洞、庙宇仅需200万,报了3000万。

所以,热衷于红尘俗世,忙着挣钱的传真法师,哪有时间去审核牌位呢?

现在是有时间反思了。

通报显示,责成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撤换传真(俗名李义将)玄奘寺主要负责人职务。

跳出红尘外,不在五行中。

修行就修行,挣钱就挣钱,非要掺和在一起,用他最爱念叨的佛语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图片

但说回来,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从为“安倍”洗地,到主持传真六根不净,从“夏日祭”,再到吴啊萍的走火入魔。

这不可能就是一些人因为神经大条造成的闹剧。

我们接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人,我们的社会精英,如何变成这样?

连起来看,这怕是一种悄然走歪的思想。

单个的“精日”可悲;成群的“假慈悲”可怕。

说到这里,我真为那个曝光“吴啊萍”,反被威胁的年轻人感到心疼。

图片

不去守护我们的爱国阵地,反而磨刀向同胞。

不去吸取教训,反而扭转重点。

如果这样下去,那么日后我们关于日本侵华的集体记忆,关于正常的人伦三观,很可能慢慢被淡化,被模糊或篡改。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必须保护爱国者,挖出碍国者。

必须从根源上铲除腐烂的土壤,规范宗教活动,排除迷信思想,加强爱国主义教育。

还是那句话:

你可以喜欢日本文化,你可以坐在沙发上看日本动漫。

但你不能忘记你为什么可以坐在沙发上看日本动漫。

你可以信仰自由,进庙修行。

但要明白,那片净土,是先烈们用血换来的。

勿忘南京1937!勿忘30万遇害同胞!

-完-

图片及资料来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Powered by 山东守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